同正

My WordPress Blog

天地蒼茫


此刻,我正懷著「拜訪春天」的心情,來到一望無坂,羊兒靜伏的「霧上桃園」淸境農場裏,迎接山中淸麗的早春……。施孝榮所唱的「拜訪春天」,有一段這樣唱著:「那天我來到了小小的山有雨細細濃濃的山巔你飛散髮成春天我們就走進意象深深的詩篇……」沒有被污染的藍天是詩;哺育羊羣的綠色草原是詩;淸境農場經過榮民血汗灌漑出來的室內設計成果,則是更感人更具體的詩篇。
這個農場成立在民國五十年二月二十日。一 一十多年的光陰流逝了 ,當初來這裏開發的榮民,把全部面積將近七百六十五公頃的農場,開發利用了三百六十公頃;他們在這裏落戶生根,利用土質適宜栽培溫帶果樹,和種植高冷地夏季蔬菜的特性,讓我們在每年的夏天到秋天,也就是五月到十月之間,都能吃到蘋果、梨、水蜜桃、加州李這些風味絶佳的水果。而農場所種植的芥藍菜、結球萵苣、豌豆苗、翠玉白菜等等高冷蔬菜,最是淸脆、甘美、爽口 ,和我們在平地吃到的,可眞是不一樣就是不一樣。農場中綠草如茵的大地,是榮民開發畜牧業的據點,漫歩其中,有如置身北歐牧場。
站在山巔遠眺,極目四野,可以望見霧社和埔里的風光;這兒的晨曦,這兒的暮色,的確有讓人情願佇立終宵風露,只爲揮灑下一片牧野豪情的魃力,合歡瑞雪兆豐年,如果要從霧社上合歡山,路程大約是三十公里。在一個半鐘壤左右的車程中,兩旁的山岩就像是壯觀的山水潑墨畫,.帶領人們來到海拔三千四百一十六公尺的合歡山上;銀粧粉琢的合歡山,正是仁愛鄕一系列觀光線中令人歡呼的頂點。每年的十二月初,合歡山便開始落下片片如絮的柔雪,雪深的時候有兩、三公尺,氣溫最冷在零下一 一十三度左右,對於生活在亞熱帶的人們,初見雪,那天地蒼茫,那冰淸玉潔,猶如置身銀色夢境。再試一試堆雪人的滋味,不由使人想起詩人鄭愁予的名句:「你是北方地裏忍不住的春天。」這一趟仁愛鄕的山水之旅,我們眞是豐收了 。
難得遇到雨後乍晴,我們才能留下合歡山沿途,夕陽下變化萬端的雲海奇景,令人驚心動魄,幾至無言在合歡山頂,腳下便是面積一千二百七十多平方公里的仁愛鄕。它是全省三十個山地鄕最大的,一共有十三個村,人口卻不是很多,只有一萬五千多人,其中有百分之七十六以上是山胞。古老的時候,中部地方泰雅族的遷徙,有一支從眉溪沿著濁水溪來到霧社一帶。他們在仁愛鄕的崇山峻嶺和山腰溪畔建立了家園,過著與世無爭的小型辦公室出租生活,也有一些布襲族山胞生括在這-帶。

紅杏枝頭春意鬧


一九五就在這個如詩如畫,花色渲染了整個山巔的地方,有一則非常壯烈的傳說,一直在遠遠近近的人們心頭沸騰著。讓我們一起來誦讀:「霧社事件」的抗日首領莫那魯道,用他的熱血,爲我們民族寫下的悲壯史實吧! 那是民國十九年的事情。當時佔據臺灣的日本人,先是用高壓政策,想以武力對付山胞,接著便奴役山胞,逼使山胞開山闢路,搬運貨物,同時百般凌辱、毆打,不給山胞任何工資。當時的莫那魯道是馬赫坡社的頭目。他眼見自己的同胞被日本人不當人看待,就暗中聯絡山胞密謀抗暴。於是在民國十九年十月二十九日這天,山胞們趁日本人在公學校,舉行佔領臺灣三十五週年學校運動會的時候,發動了抗暴。
這次的抗暴事件,共殺死了日本人一百三十四人,殺傷二百一十五人,誤殺臺胞兩人。事後,山胞返入馬赫社的岩窟內繼續設計;而日本人在計窮之餘,先是用飛機轟炸,後來竟然採取放毒瓦斯彈這種人神共憒的不人道方法,企圖逼使山胞投降。知道大勢已去的莫那魯道,和同守岩窟中的部下數十人於是集體自殺,壯烈成仁;霧社抗暴事件,山胞不論老弱婦孺,共有九百多人犧牲,是震驚世界的抗日史蹟。我中央政府在民國四十二年,將莫那魯道的遺骨迎回霧社,爲他建下「褒義坊」以昭烈士忠魂。當我們來到霧社市街的南方,憑弔莫那魯道之墓,墓園雖然靜謐,但是英雄的血淚卻穿透時空,澎湃在我們的心頭;「靑山有幸埋忠骨」,相信你我都會有這份感情的。而一般人都誤以爲櫻花是日本的室內設計特產,其實霧社和陽明山的櫻花,大多數都是屬於緋寒櫻,它的原產地是在我國福建省的閩西閩北一帶,老一輩的人管它叫「福建山櫻桃」,是道道地地我國土生土長的樹木。
我們造訪的時候,正是櫻花盛開時節,走在芳菲夾道的山間,想起了古人:「紅杏枝頭春意鬧」的詩句,在霧社的櫻花枝頭,我們也有那份詩意的體會。,淸境農場迎早春,從霧社開始公路就分成了兩條:往右下方走,是往蘆山溫泉的路線,往左方去,就是中撗的霧社支線,是通往淸境農場的道路。淸境農場離霧社只有八點五公里的路程,我們從進入埔霧公路開始,就走入了一段賞心悅目的山水風景線。一路上,不由得使我想起一首富於浪漫氣息的現代民歌:「拜訪春天」。

櫻花染血痕


黄女士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家中有三個子女,環境並不算好,家中的老三在一歲時,不幸因庸醫誤診,得了腦膜炎,成爲低智能的孩子,都已經一 一十五歲了 ,卻只有一歲的智商,但是她不但在丈夫的支持下,發起了幾個朋友,每人每月固定捐獻一筆錢,做一些慈善活動,並且常帶著她的老三,一去面對外面的世界,她的自白,十分動人。
黄:「就是覺得自己這個孩子,是比較需要人家幫助,但是如果我能排出照顧他的時間,多做一些社會工作,就更好一點,因爲我旣然找不到這種地方收容這種孩子,不如帶他出來,接觸很多人,心情:也會比較偸快,要不然一天到晚在家裏怨自已:爲什麼有那麼一個孩子,不但不能面對社會,也不會有什麼知已的朋友。」,我們多麼希望大家,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讓我們的社會由裏而外,都洋溢著溫暧的氣息,用我們大家的手,留住生命永恒的春天。
因此朋友們,有機會就趕快付出吧!不但你自己會覺得開心,也間接解決了 一部份屏風隔間問題,這樣藉自己的手,就可以成爲一個生命之春的播種者,讓我們的城巿長期充滿春天的明媚和溫暧。寒冬時刻,此時付出,正是時候,我們可以提供給您這個查詢熱線:五三一四二四五!六〔北區婦女福利服務中心),歡迎您加入奉獻的行列。愛鄉的花色與瑞雪會霧社櫻花染血痕不親自登臨霧社,難以想像霧社超凡出塵的美。寒風凛冽中,霧社斑爛的櫻花開得正好,靜靜地細賞,每一抹艷麗都深刻心版,叫人終生難忘。對飽受都市煙塵困擾的人們來說,霧社沁涼淸潔的空氣,眞是大自然美好的恩賜;而霧社的風景,更是個會議桌作品的展覽室,不經潤飾,就氣勢萬千,嫵媚多變。
這使得來到這兒的畫家楊恩生,不由得要畫下霧社的婉約,霧社的神秘,霧社的健朗,以及霧社的壯闊,霧社正是這樣一個叫人流連忘返的櫻花鄕。霧社,很早以前就被列爲著名的臺灣八景之一 了 ,它不只是寶島人民心目中一個旅遊的勝景,更重要的,它也是馳名中外的抗日聖地。它的位置在南投縣山地仁愛鄕的中心,如果站在海拔一千一百四十九公尺的山頭俯瞰,山色蒼翠,水光瀲艷,難怪當地人都自負地說,,霧社是臺灣風景區中,眞正値得被稱爲「世外桃源」的名勝。

保護下一代


他們認爲:社會變遷太快,許多公共事務,不只是政府的責任,民間也應該一起來分擔。家鄕食品公司的企劃部劉經理指出劉:「以前跟政府機關舉辦過的活動有很多,基本上,我們跟社會局合辦的經驗非常偸快,因爲社會局對這種公益活動熱誠度,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高,而且裏面所有的義工,提供資源,他們並沒有任何的好處,又是花費個人的精力跟時間,來配合政府推動活動,我們覺得相當地感動,雙方都很融洽,所有的問題,在幾次的協調會裏,都輕易地解決掉,因爲雙方的熱誠度都很高,我覺得跟政府機關舉辦活動本身來講,沒有遇到什麼困難。」而近期預備和社會局合作的金車敎育基金會,每年都有六百萬到八百萬的辦公椅預算,舉辦一些公益活動,像是爲唇顎裂的靑少年舉辦夏令營,鼓勵他們面對自已的缺陷,接近外面的朋友,並在營中接受語言訓練和心理復健,他們認爲現在政府做有關社會公益活動,已經相當地有槪念,他們對這一類合作也抱持樂觀的態度。金車敎育基金會執行長孫定國,談到他們推動這類公益活動的觀點,,孫:「我們發覺我們社會進步,經濟繁榮,但是我們的精神休閒生活,大家還是重視,所以我們從這方面著眼。就我們這幾年辦的,像是『好心救好心』、『保護下一代』、『靑靑校樹』等活動,我們也慢慢地感覺到,以我們自已的力量實在有限,因此我們希望和政府單位結合,擴大彼此的影響力。」也有別的民間企業,是以自已的方式,默默進行有關社會公益的行動,例如國泰建設基金會的財務部劉經理就認爲:基金會每年以一千萬元的經費,支持本土藝術的成長,也是擴大社會公益範疇的企業回饋社會方式。
劉,「我們基金會,成立於民國七十一年的十二月,最初我們是在全省各地設立社區圖書館,免費提供各種平面刊物給社區的大衆閲覽;最近兩年,我們計劃要扶植,關懷民族藝術的成長,因爲目前社會上很多人喜歡它,但是不知道如何取得這一類資訊,我們希望在這兩年中,透過我們的提倡和推動,讓民族藝術和藝術活動,得到更多人的認識,了解和欣賞。」聚沙成塔,積少成多的範例,在臺北市政府北區婦女福利中心最是明顯。這個中心所需要的兩百多萬辦公桌裝潢、設計、整修費用,都是由各界善心人士和圑體捐獻的,是一個屬於各階層婦女共同成長的家園,參予的義工和中心人員,都希望多一點民間資源,使中心發展得更好。北區婦女福利服務中心的義工中國小姐胡翡翠,說出了他內心的願望:胡:「因爲參加選美之後,有一次的婦女活動中,我認識這個中心的督導,從她的口中我知道,這個婦女福利中心的成立,是爲了幫助一些不幸的婦女,在這裏,婦女都有自已活動的空間,從這裏我也嘵得社會上有許多値得關懷的婦女,但是中心本身的設備,實在應該再增強,好讓更多婦女得到益處。」例如在中心擔任義工的黄女士 ,就是運用個人的力量、團結幾位婦女朋友,付出愛心很好的一個例子。

生活主旨


紐:「其實我參加這公益活動並不是很多,可是我對這樣的活動蠻有興趣的,因爲我覺得它們有一定的意義在,可是,次數不是很多,大部分像以前參加過的街頭義賣活動,有的反應很好,也蠻有成就感的。」而不可否認的,現在的媒體能滙集力量,更是不可忽視,經常舉辦各類社會公益義演活動的民生報負責人王效蘭女士 ,就認爲集衆人的愛心,對社會上一些遭遇不幸,需要關懷的人,有莫大幫助。
王:「我們所主辦的關鍵字行銷活動,有慈善方面的,或者像我們曾經舉辦「爲老兵而唱」,因爲當時我們開放大陸探親以後,他們都沒有能力回大陸去,所以我們民生報首先發起「爲老兵而唱」的活動,而這次單單我們這個報系,就捐了 一億五千多萬,整個款項,由於整體社會的響應,一起募了五億多的錢,所以一共有兩萬多的老兵得到這些資助,回到大陸去,我覺得這個活動,很讓我們覺得安慰,因爲我們的軍人們,他們把他們的一生貢獻給我們國家、社會,維持我們的安定,臺灣才有今天這樣的繁榮,跟經濟的發展,所以我覺得當他們有困難的時候,我們也應該做一些回饋,促進社會的祥和健康。」也許你曾經也是響應過社會公益活動的一份子,也許你還不曾領受:施比受更有福的一種滋味,那麼何不在這個逐漸寒冷的季節,有機會就讓自己的付出,成爲溫暧別人生命的火花呢?」企業理想與社會公益結合,成爲政府民間資源共同迎向更溫馨的明日憂北,我們大家不能忽視一個事實是,,雖然表面上看來,我們的社會相當富裕,但是近年來由於股市風暴,六合彩賭風和房地產飆漲等因素,不但中產階級在所謂「財富分配」過程當中,處於不利地位,就是社會的貧富差距,也已經從四,二五倍,昇高到四,七六倍,而在政府的福利措施和財源都還不夠充足完備的時候,如何結合民間資源,擴大社會公益,就成爲一個必要的手段了 。臺北市社會局的白秀雄局長對結合民間seo資源,以推動社會福利的工作,抱著很高的期望。白:「我們現在已經逐漸地由過去點的結合,朝向全面的結合,希望能夠倣到社會服務大衆參予,我們除了大企業家以外,、一般民衆的參與也非常重要,今天在社會局,我們非常重視社工員的聯繫,如果結合民間資源的配合工作做得好,對工作人員的士氣也是很大的鼓舞。」例如家鄕食品公司,就以健康、新鮮爲企業的理想,他們以關懷城市靑少年生活爲主旨,和臺北市政府社會局舉辦「爲靑春塗彩」的活動。

燃燒地球


曾經參予過這類公益活動的滾石唱片總經理段鐘沂,認爲這樣的參予是讓員工成長得更好的途徑。段:「所有的公益活動,一定有它的目標,它的背景,這些公益活動,大槪都跟我們的市民,我們的同胞,在生活上都有關連,因爲大家平常不是上班,就是在家中,每天在一個固定的環境裏工作生活,我們可能並不瞭解這個城市其他的狀況。但是只要我們參予了有關的天然酵素活動,我們就會去瞭解、去溝通,知道它的背景,所以當我們知道後,以同等的觀點進行配合的時候,我們有時候才眞的恍然大悟居然會有這樣的現象存在,舉例來講,譬如像環境污染,環保問題,我們也是從公益活動之中,瞭解到現在環保問題的重要性,瞭解到現在我們的環境,遭遇到怎樣的壓力,它有什麼樣的危機;那麼同樣的道理,如果我們去參予它,我們就瞭解得更淸楚,我們更可以運用這樣一個過程,讓員工產生自覺,反省跟檢討的能力,我想如果我們擁有能自我再提昇的員工,對公司而言,是個很好的資產。」因此滾石唱片公司,也曾經在臺北市政府舉行「動物大搬家」系列行動中,出版相關唱片,並且以一定的金額按照出售張數,捐出相對基金給「動物之友協會」,作爲民衆參予認養動物,給動物更好家園的基金;段經理特別強調,事後所有的歌手和工作人員,都產生由衷的歡悅之情。段:「我們自己的內心,包括我們的歌手工作人員,甚至於眞的意外地,非常快樂,非常開心,因爲這種開心是來自於大家對我們的一種肯定,第一 一點是透過這類的公益活動,我們公司的形象也不一樣了 ,至少讓人家覺得我們不單單是商人而已至少是企圖去扮演一個企業家的角色,懂得對社會回饋這樣的形象對我們來講,我覺得蠻好的,然後,我想最重要一點,我們公司的同仁,對公司的向心力會增強,歌手對我們公司的向心力會增加。」而對於歌手陳淑樺來說,唱片銷售量高,收入也不錯的情況下,有時間多去參加有關社會公益的活動,更讓她覺得自己「有用」。
陳:「因爲自己從事演唱的工作,我想去做社會公益的機會很多,從國內到國外,每一種名目都有,也有籌募基金形式的,這樣的經驗我很多。像前一陣子對我來說覺得很新鮮,也很難得的,就是有個『爲辦公家具找個家』活動,替環保局做一些事情,那個過程讓我覺得,,環保是和我們息息相關,如果垃坂沒有處理好,我們不可能隨時隨地享受那麼整潔美好的生活空間,這時候就會願意盡自己的力量,也覺得被需要是非常舒服的感覺,而且我們演藝人員有很好的收入,是取自於社會大衆,如果藉這樣的機會能對社會有點幫助,我們的藝人朋友也會非常願意。」,一 事實上近幾年來,有不少熱心於公益事業的藝人們,在社會需要他們的時候,都不會吝於付出,例如曾經參加過臺北市政府所主辦的「愛心燃燒地球」慈善義演的年輕演員鈕承澤,就認爲這樣的參與挺好的。

生命之春


惟這種情況下,以後行水會更急,行水區更窄,這種減少行水區的做法,和我們所談的行水原理,就是都市化面積愈大的話,行水區應該要愈寬廣的原則是相反的,是違反了我們一般的防洪原理的一種做法。」氾濫之水天上來,是千古人類共同的難題,它需要智慧的判斷,有效的決策,和大家的同心協力,互助互諒,才能把災害消弭到最輕的地歩,這也是一個夏季裏大自然的考驗關卡,但願,我們能順順利利,平平安安地攜手通過它,保有寧靜美好的家園和山川大地。
在臺北,不管是吃的、穿的、用的大部份都很充裕,大槪也就是因爲這樣,讓我們很不容易想到,,其實在這個社會上,還有不少因爲意外以及環境的因素,或者是天生的magnesium die casting障礙,而生活得很辛苦的人,需要我們去關懷。這一類的關懷行動,固然是可以列入社會公益的一部份,但是我們也知道社會公益是涉及更多層次的,因此,政府和民間的資源如何結合起來,成爲一個推展社會公益的主導力量,是値得你我關切的,這也是我們今天要跟大家探討的主題:「留住生命之春」。
「明天會更好」的歌聲,唤醒大衆關切公益的心歲末冬寒之際,許多政府和民間單位,都開始舉辦一些關懷老人或孤兒的活動:曾經參加過去年元月份臺北市社會局舉辦的「愛心燃地球」關懷義賣的藝人,像是影星李志希,歌手陳淑樺,都很珍惜參加這一類社會公益活動的經驗,李:「我去過一個孤兒院,因爲我本身不是很會唱歌,有一些歌星都上去唱歌,我本身不會唱,不過我就跑去跟他們玩,我感覺他們很需要愛,需要朋友,不管是兄弟的愛或是父母的愛,他們都很需要,我覺得很感動,我想我還會再去。陳「因爲基本,做爲一個藝人,我想大家都知道,時間上連睡眠的時間都很少,那麼如果你要倣那麼多的公益事業,那表示你要犧牲很多個人的時間,像孫越孫大哥,我就非常佩服他,我覺得我應該向他看齊,我想會多犧牲一點自已的時間,來做這些事。」我想,聽了他們的談話,你也會聯想起幾年前,曾經傳遍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明天會更好」的旋律和歌詞,您跟我也許都還依稀記得:「輕輕敲醒沈睡的心靈,慢慢張開你的眼睛, 看那孤獨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獨地轉個不停……。」在民國七〇年代初期,我們正初嚐了富裕的滋味,開始醒覺到環境污染的嚴重,社會治安的日漸敗壞,傳統倫理和價値觀的逐步瓦解,所以也都共同體認到:大家都應該對社會公益多貢獻一點力量,而每一個人的心態也必須重倣調整,才能讓大家的明天更好,這可以說是本土性社會公益意識首度抬頭,並且以臭氧殺菌的形式,發揮莫大影響力的一次良性羣衆運動。

淹水的經驗


而當我們來到撫遠街舊宗里一帶,拜訪了曾經和臺北市工務局溝通拆遷問題的何水木里長的時候,他的說法和心情,和張敎授的理論頗爲吻合,他指出,^他們的家族,從淸代就世代在基隆河畔以務農,捕魚爲生,以往很少有淹水的經驗,現在基隆河被污染了 ,抓不到魚,生計有問題了 ,不但要面臨洪水的威脅,也不能不考慮到die casting的問題了 ,他認爲這一切,都要看基隆河「截彎取直」的整治方案,有沒有定論,才可能解決堤外一萬多戶違建的問題。
舊宗里年輕的里長何水木表示:「政府在我們當初去陳情的時候,已經答應我們,基隆河整治方案還沒有確定以前,還是顧慮到我們違建戶,很體恤我們民情,等以後整治方案出來以後,我們再配合處理。」而另外一位早年曾在基隆河畔捕魚爲生的何老先生,則感傷且憤忿地說:「這條基隆河,就是從光復以來,淤積差不多有十公尺高,所以每一下雨就淹水了 ,原來,我們就是靠在基隆河邊捕魚啦,捕蛤蜊啦,來維持生活,另外兼作一點農務,種點什麼的,因爲基隆河污染了 ,只有改養豬啦,做小型工廠啦,是這樣維持下來的。」違建戶的處境,固然可憫,而屬於世居的住戶,政府也確實在考慮予以較合理的賠償;但是,行水區違建問題一日不解決,區內的養豬戶、各種大型違建戶、私人屠宰場、都是洪水汜濫的時候,可怕的潛在疾病危機。去年環保局,在琳恩颱風造成垃坂滿街,日夜淸理之餘,就曾對我們表示;行水區違建戶的養豬戶,流失的一千多頭豬隻,如果找不回來,就很可能會造成瘟疫。
所以市政府提出的「截彎取直」計畫,一方面是想讓取直的河道儘快疏洪,一方面也可利用五百五十五公頃新生地,安置違建戶。而負責審核基隆河「截彎取直」計畫的經濟部水利司,認爲這個計晝牽涉太廣,必須要非常審愼。經濟部水利司的張司長說:「經濟部爲了很審愼地處理整個臺北地區防洪的安全,必須要倣一再的硏究分析,行政院也還要找專家,不要造成一個錯誤的決定之後,對臺北地區將近四百萬居民,造成不利的傷害,是非常嚴重的問題。」而張石角敎授對這個aluminum casting方案,也認爲有再三考慮的必要。「市政府有個『截彎取直』的計畫,希望讓水走直線過去,在變成直線以後,兩岸就做堤防,就可以控制五百五十公頃廣大的地,來安置當地的居民,以爲就可以解決這個地方的洪水問題。

自然界討債


張敎授說:「以往臺北盆地在康熙年間,是個湖,根據地理學者的硏究,後來關渡缺口湖水流出去,才形成今天這個面貌,從這個歷史可以知道臺北盆地所堆積的東西,都是現在河床上可以看到的砂石。也就是說:第一點,臺北盆地的砂石厚度,最厚的可以達二百多公尺,這些砂石有很多的孔隙,又含有很多的水,所以在自然的狀態下,它會慢慢地壓密,壓密的話,地面就沉陷了;再說第一 一點:臺北爭」,但是,人類一旦妄想與水爭地,卻會招來無法預料的,自然法則之下的懲戒,而代價卻是非常昂貴的張石角敎授指出,「琳恩颱風」就是很典型的「自然界討債」的例子:「行水區有時候是一年淹一次水,有的是五年淹一次水,有的是十年淹一次水,有的是二十年淹一次水,比較高的地方,淹水的機會比較少,所以它的週期就比較長一點,比較低雀的地方,當然經常會淹水,比較不常淹水的地方,譬如一年才淹一次,兩、三年淹一次的,這些地方,老百姓就會去侵佔,種菜啦、種些作物,颱風來了 ,它就淹水了 ,淹水他的財產難免會損失,因此他本身也提出要求,民意代表也跟著說:那是老百姓的財產,應該加以維護,那政府只好給它做一點堤防,但他一看有堤防了 ,以前只是菜園,現在就蓋一楝房子,可能就蓋平房,那麼颱風一來,水被擋住流不出去,有損失或傷亡,他就又去請願,說他的生命財產沒有保障,堤防又加高了 ,加高了樓房就又蓋起來了 ,所以行水區的問題就是這樣惡性循環的結果,愈來愈無法收拾。
這是由於政府體諒老百姓,而且也沒有嚴格去執行河水平原的管制,結果這洪水平原行水區,就因此愈來愈窄。像新店,在中和、永和這一段,至少根據防洪計算的話,要留上八百公尺,一千公尺的寬度,但是因爲堤防外,已經有很多人佔住了 ,所以只好堤防的距離,「堤距」要縮短,堤距縮短了 ,洪水當然沒有地方出去,所以就比較容易淹水,那水又沒辦法消滅,只能從地方淹水,我們在這邊做一 一個堤防,水就跑到別的地方去,這個地方不淹水了 ,別的地方淹水,我們在別的地方做堤防,再把水又趕到另外一個地方,另外一個地方又做堤防,那這樣的話,就窮於奔命了 ,我們翻譯公證是愈敬愈多,投資是愈來愈大,但是水到處都淹,這水沒地方去以後就漲起來了 ,它一漲起來,更不分你是精華區不精華區,大家一起淹,所以單單琳恩颱風這次的淹水,民間的損失就差不多五十億元了 。」憑空損失了五十億,相信是任何翻譯公司聽了都要心痛的。

寸寸逼進


經常在臺北市道路的幹支線路間雨水的排水口 ,負責淸理鐵柵和淤泥和廢棄物的臺北市環保局溝渠一嫁的羅隊長,指出了臺北市之所以容易積水的原因。他說:「積水的原因,一方面我看是施工不良,另一方面是老百姓亂丟垃圾,像是垃圾袋或是樹枝什麼的,守法的老百姓,是比較少一點。」眼見這些環保局的網路行銷人員,在烈日驕陽下,臭氣逼人的溝渠中,奮力地執行淸理工作,眞會讓人感嘆,隨意傾倒廢土垃坂的人,於心何忍呢?而溝渠中,由雨水冲刷而下,淤積甚多的沙石,似乎又顯示了這一類問題的嚴重性,確實有探討其成因的必要。例如,同樣在下雷雨這段期間,發生了南港大坑溪護岸倒塌的原因之一,就是溪旁的山坡地,並沒有做好水土保持;加上包商的施工不當,乃一雨決堤。
馮定國議員強調:只有承認錯誤,立卽改善,才能夠讓問題逐步獲得解決。馮議員說:「身爲一個民意代表,我覺得非常痛心,而且我本人也是在工務小組,是副召集人,卻一再看到我們公共工程的品質,只要一遇到雨,就有塌方的現象,實在不應該。其實像大坑溪護岸的工程,不要說是十年、一 一十年,都應該作五十年、一百年問題,我覺得政府要負責絶對的責任。再說到臺北巿的防洪防水系統,是不是可以經得起大水考驗呢?這更是個擺在全民眼前的事實只要每天連續下兩個鐘頭的大雨,臺北市就淹水、癱瘓了 ,防洪的問題,那有能力阻擋呢?」從三十五萬人膨脹到一 一百五十萬人,畺北的土地寸寸逼進水,其實嚴格來說,臺北市很可能是除了荷蘭以外,全世界在防洪投資上最高都市。但是由於臺北在淸代康熙年間,還只是個湖,根據早年外國人的勘測,臺北除了大稻埕、廸化街之外,其他地方都會發生洪水,這個勘測評估認爲:臺北市最多只適合三十五萬人居住,曾幾何時,臺北由於都市化的結果,早已超過了二百五十萬人以上。而貿協問題也就在這種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情況下,一直成爲臺北城的心腹大患。在英國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修得哲學碩士 ,目前在臺大地理系硏究所任敎的張石角敎授,每當到內湖碧山巖登高遊憩,俯瞰臺北市的全景,就越發地思想起臺北防洪問題的日漸嚴重。

Liquid Blank Theme By Kozmik.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